黎桑今天不更新

这里SS,也可以叫黎梦千雪,是个早就过气八百年的写手。
站:个人原创向/同人原创向
CP向:杂食

试着弄了图……
圆形半透明笔刷画云彩真JB爽!!!!

画风尝试!!!!
园丁的腰带忘在科技馆了(´゚ω゚`)
明天去捡回来(๑>ڡ<)☆

SILENCE【三】

【!警告!】
*私设满天飞注意!
*黑暗化注意!
*可能致郁注意!
*扎心注意!
*世界观半架空注意!
*疾病、流血、死亡等注意!
*社会敏感词注意!
*社会阴暗面注意!
*微政治性注意!
*更新超慢注意!
*读者自定义CP向注意!
*不要撕逼注意!
没问题?
没问题请向下看吧……

【三】

奈布和其它男孩子不太一样,他不喜欢体育课,也不喜欢下课。即使是下课也只是坐在椅子上往伤口上擦药。
药瓶被人故意碰倒了。
“哎呀对不起萨贝达同学!”那个男生尖着嗓子叽叽歪歪地冲着奈布怪叫,然后用胳膊肘戳戳旁边的好朋友,“你看他的眼神!”
“老师不是说被道歉应该说‘没关系’吗?他没说哎!”
“快去告诉老师他不说‘没关系’!”
两个男生在奈布眼前挤来挤去,不停地说着些刺激他的话。
那是因为他们知道,奈布不会说话,打他他也不会还手。
安静。
奈布在被一个男人送到这儿的孤儿院时,从那个戴着帽子的人嘴里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两个字的“安静”。
奈布-萨贝达,廓尔喀人。父亲在此地工作,但是工伤去世,留给他的只有一把来自家乡的廓尔喀军刀。母亲在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千里迢迢赶来,却因为交通事故把奈布一个人留在了世界上。
“我会的……”小奈布回答说。
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
艾玛知道奈布会说话,但她从不对外说,甚至是她最信任的校医艾米丽也不知道这件事。
奈布自有打算。但他就因为这个打算差一点就真的不能发声了。
上课铃似乎比以往打得要晚了些,奈布给伤口小心地缠上绷带,扶着桌子站起来,硬撑着去找站在台前的班主任请假条。
“奈布-萨贝达你怎么又打架!”班主任因为被艾米丽找了一通,心里本就一窝火,再一见奈布一身的绷带,攒了一天的火气在此时爆发出来。
“说了多少次和同学友好相处,就你不听!就你不听!”
他抓过奈布的手摁在手机上,“给你家长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
沉默。
“我让你打电话!”老师气急了,不停地扯着奈布的胳膊。
大概是扯到了伤口,奈布拧紧了眉头,但手却不往屏幕上碰一下。
“老师……我没家长……”他用极小的声音说,却还是有同学听到了。
“他会说话!”
“我一直以为是哑巴呢!”
“他竟然没爸没妈!是狗生的还是狼养的?”
老师吃了一惊,他似乎忘记了眼前脸色惨白的孩子来自一家孤儿院。但更让他吃惊的是那些他引以为傲的孩子们口中吐出的话。
没有一丝同情。
他开始怀疑在以往处理学生之间打架问题时一直把错归咎于奈布是否正确。
“……对不起,奈布。”老师摸摸奈布缠满了绷带的手臂,给艾米丽打了电话。
“那个很抱歉,我火气有点儿大,不忙的话放学带奈布回家休几天假……”
艾米丽听了没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班主任在班里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火。
“我是怎么教你们说话的!你们就这么和同学说话?!”
“老师——你如果不想被辞职请开始上课!”一个学生自顾自站起来,叉着腰仰着脸对班主任说,“我知道你上有老下有小,所以请开始上课!”
“……”班主任沉默了片刻,清了清嗓子。
“开始上课。”

SILENCE【2】

【!警告!】
*私设满天飞注意!
*黑暗化注意!
*可能致郁注意!
*扎心注意!
*世界观半架空注意!
*疾病、流血、死亡等注意!
*社会敏感词注意!
*社会阴暗面注意!
*微政治性注意!
*更新超慢注意!
*读者自定义CP向注意!
*不要撕逼注意!
没问题?
没问题请向下看吧……

【二】

克利切躲在医院后院的花园里。
景观树高大的枝干给予了病人以及病人家属在医院内的一个很好的消遣场所,一地的碎叶被保洁大妈一遍又一遍地扫开,又被风一遍又一遍吹回来。
克利切真正地感受到了秋天到了。
他靠在树干上望着稀疏的树冠,看落叶在风中旋转跳跃着拥抱大地母亲。
可克利切根本没见过自己的母亲。
被父母抛弃独自长大的经历让克利切更能体会到那些孩子们的绝望和孤独,所以他发誓不会再让他们步上和自己一样黑暗的童年。
“真是麻烦你了,瑟维……”
一个看起来五十来岁的中午人被一个留胡子的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男人掺着走过来。
“哈,这没什么好麻烦的,师傅。”名叫瑟维的男人拉了拉礼帽,很随意地说着一些客套的话,但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的内心。
苦笑。
克利切自认为看人很准,他觉得那个叫瑟维的人一点儿也不觉得不麻烦。
“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护士小姐在窗口大叫着他的名字,让他回去换纱布。
瑟维也真正地注意到了他。
“是那个被警察伤到眼睛的慈善家吗?”师傅看了看克利切,想到报纸上的那例案件,但是脸被打上了马赛克,并不能确定是慈善家本人。
“师傅,那是个小偷。”瑟维板着脸说,帽檐为上半张脸打下浓重的阴影使他的脸看上去很恐怖,“他刚刚一直在盯着我看。”
“这么说的话……好像前几年好像是有个小偷和他长得很像。”常常看报纸的师傅无意间地一句话却使瑟维打了个冷战——这种破事师傅记得这么清楚吗?!
一片树叶落到瑟维的帽子上,他抖抖帽子,把落下的叶子踩得稀碎。
克利切换上了新的纱布,走下了楼梯,像一条孤魂野鬼似的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溜达。漫无目的行走似乎才是排开失意的最好方式。
秋天的到来从不喧哗,从不吵闹,但是正在改变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渗透着冰凉的秋意,一点点侵蚀着夏天留下的遗迹,把它们消化殆尽。
瑟维把师傅送走后找个借口折回了医院,克利切的事让他想要尝试深入了解。
是什么东西值得一个这样下贱的人宁肯献出一只眼睛也要去守护的呢?
是金钱?是名利?还是尊严?
但最终的结局告诉他,他错了,这些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
“你疯了吧?为了一群连父母都不愿意要的孩子把一只眼睛给赔进去了?”瑟维瞪大双眼,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
克利切摇摇头,他不认识对方。仅仅只是一面一缘,还不足以让他放下警戒。
“和你想的不一样……”
在一个人真正强大之前,不会有人想听、想知道,你,想说什么、想做什么。
瑟维狠狠地白了克利切一眼,后者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你会为你今天说的话后悔的!”瑟维说,“没有什么是比钱和名利还重要的!”说完,他愤愤地离开。
“克利切知道啊……但是……”他突然打住了,不再继续说下去。

【→黎式置顶←】

米娜桑好!
这里是已过气的写手黎梦千雪,在lof也可叫SS!
喜欢的事是打有男神的游戏、听男神唱的歌、看有男神的番……
呃……我男神不多啦……也就那么几个啦……(๑>ڡ<)☆
目前有3个坑在填!!!!
欢迎来我QQ找我玩!!!!
2240964472
还有还有,如果你喜欢Darin的话,
我们将是一辈子的
好朋友!!!!!!!!!!!!!!!!!!!!
最后……我需要声明一点!
我写文不是给别人看,只是因为热爱。

【还有什么要说的以后填吧】

我要屯一下……感觉有用

幻星star: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遗望——3589【1】

【1】
话说这一天,威廉同志和弗雷迪同志在走向教室的路上遇见了艾米丽,结果弗雷迪一声“艾利斯-黛儿”差点儿没被殴打致死。
这时一只大猩猩张牙舞爪地冲过来还大喊大叫,弗雷迪被吓得差点一笔记本糊到对方脸上。
“要迟到啦!迟到啦!!迟到啦!!!”
克利切飞快地钻进教学楼,留下三个人在原地懵逼,突然想起马上开始的必修课,然后三个人也狂奔起来。
“叮——”刺耳的铃声响起,四个人已在教室里坐好,弗雷迪和艾米丽还在你一句我一句地互怼。
十分负责任的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熬夜打游戏的学生在讲台下睡成一片。
奈布是睡得最香的,身后的库特都不舍得叫醒他。直到一个粉笔头越过奈布的发梢砸到他脸上时,他才意识到他前面的人不能再睡了,否则上课看小说的事迟早要被老师抓正着。
瑟维也睡得安稳,丝毫不顾他前面的克利切用脸给他挡了多少个粉笔头,安祥地打着呼噜。
直到他听见克利切和同桌艾玛快乐地聊天,宛如做了噩梦一样惊醒。
“前排聊天的同学小点儿声,吵到后排睡觉的同学啦!”威廉在后面小声bb着,却被库特一记隔排纸球砸中了头,弗雷迪憋笑憋成了傻子。
一节课的时间好漫长,渐渐地,老师连粉笔头都不扔了,因为他发现他做不到同时砸那么多粉笔头。
哈欠和呼噜连成一片。
直到老师一拍讲台,卷着讲案就走时,学生们宛如集体诈尸一般地全起来了。
“吃饭吃饭吃饭!饿死克利切了!”克利切拖着瑟维就往门外跑,还不忘冲着艾玛打个招呼告个别。
艾玛说过,她不喜欢男人长相的双性人。这就直接淘汰掉了克利切,连上场表白的机会都不允许。
但是可以做朋友。克利切想,他也的确这么做了,艾玛并不拒绝。
但瑟维却从心底的不开心。
克利切对待120宿舍的所有人都是等同的。这让他充满了危机感。
威廉从后面冒出,重重地给了瑟维的肩膀一巴掌,奈布也趁机拍了瑟维一脸粉笔灰,然后一溜烟地跑了。还有个库特在后面跟着跑。
瑟维一回头,看到一张自己的裸照挂在门上,吓了一大跳,后来才发觉是库特贴上去的,难怪跑那么快。
克利切此时正在和弗雷迪捂嘴偷笑。
“回宿舍搞死你……”瑟维黑着脸收起裸照,小声咕哝着跟在两个人身后。

遗望——3589【序言】

【序】

3589号列车被人称为是开往幸福和美好的列车,每年有数以千计的恋人在此表白、结婚。
而在车上,做为旁观者的人常会看到奇异的景象,例如:两个男的搂搂抱抱或者亲吻,幸运的人甚至能在卧铺车厢或是在贵华包厢里看见两个男的骑大马。
而这种问题的产生仅仅是因为世界上有双性人这种物种,长着男人或女人外貌,却同时拥有两套生/殖/器/官。
是不是很有趣呢?

【1】

第五中学120号宿舍是个和编号一样令人窒息的宿舍。
我们先来认识一下宿舍的成员:

这个长得像个猥琐大猩猩的男人是克利切-皮尔森,擅长的事是在所有人忘带钥匙无法进宿舍时撬锁开门,目前还没有失误记录;
这个长得很正经很高冷的男性是瑟维-勒-罗伊,擅长的事是在宿舍里布置各种坑人的陷阱,但似乎到最后只能坑到自己和猥琐大猩猩;
这个长得比其他人都年轻而且矮的男人是奈布-萨贝达,擅长的事是各种家务活,于是勤劳的他像小蜜蜂一样承包了这里所有的值日;
这个长得像个松鼠的中分发型男性是弗雷迪-莱利,擅长的事是记路,而且是120里唯一记路的,宛如一只大型智能导盲犬;
这个长得像个七八十老头子的是库特-弗兰克,擅长的事是迷路,是120里迷路率最高的人,在学校里都会迷路,不知道是怎么活这么久的;
这个长得像拖把而且还是很脏的那种的男性是威廉-艾利斯,擅长的事是所有和运动沾边的,运动能力是120里最强的。

认识了120的成员后,我们就可以开始讲这段故事了。

这个人失去了更新旧坑以及开新坑的欲望……
问问你们是想要我填那两个刀子正剧旧坑还是开一个高甜的傻吊的新坑?
【求你们评论】
【想看什么梗可以私戳我,我比较擅长刀子】
顺便试试扩列:2240964472
↑这是QQ,求你们找我玩
占tag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