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式杂货铺

我有很多故事,可以不要离开吗?

【安雷】来自星星的小王子

没什么,回归带文而已。
直接正文吧:

【0】

“早安,我的小王子。今天看什么花?”

【1】

“初步诊断,患者:雷狮,患有较严重的自闭症和先天性心脏病,处方:一个开朗的朋友。”AI系统好听的声音从全息触控设备中传出,但对于眼前的青年却毫无作用。

年迈的医生烦躁地翻动着病历。

这已经是病人家属第208次找到他了,他决定明天就辞职,这个“权威心理师”的头衔谁爱戴谁戴吧!

“经匹配,市立第四福利院的安迷修是最佳处方。”

“那AI,麻烦你联系院长吧。”医生揉揉太阳穴。

他十分清楚那病人的现状:

不愿意配合手术治疗,导致心脏手术从两岁时发现一直拖到十三岁都没正经下过一次刀;拒绝输液打针,刚把针插进去就手动拔出来,弄得混身都是血;从来不说一句话,哪里不舒服也没人知道,甚至有一次吃着饭突然昏过去了。

天知道这孩子受了什么刺激?对于治疗和生活这么抵触!

起初医生还十分心疼这孩子。和其它自闭症的孩子不同,别的孩子会自觉配合治疗,而这孩子……

后来,连权威的医生也没办法了。

院长的全息图像在空中展开,“早安院长,是我。”

“AI和我说了,安迷修是吧?可以。”

院长的图像闪了闪,替换成了一段资料:

姓名:安迷修

性别:男

年龄:18

生日:5.13

身世:孤儿院出身,将于A大学习。

“性格……”

“这你放心,我们四院再找不到第二个这么好的孩子了。”院长笑嘻嘻地摸了摸想像中的胡须。

【2】

医生最后还是辞职了。他实在受不起这“权威”的称号了,更何况70多的人了,早该退休了。

只是在他离职那天,那病人突然开口了:“谢谢你……爷爷。”

只有五个字,老医生的心都快化了。

“小雷狮乖,你长多大都是爷爷的好孩子。五年啦,都比爷爷还高了。”

相处了五年,雷狮一句话也没对他说过,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告别的时候他的孩子会开口。

“那么,爷爷走啦……”

老医生快步离开,他怕他自己会突然后悔。

【3】

“你好,我是安迷修。”

雷狮抬头看了看他又把头低下了。

他有一双薄荷绿色的眼睛,粽色的头发。是画册里那种会被万人追的男神型。

“May I have your name?”安迷修以为雷狮听不懂,想和他开个玩笑,没想到雷狮点了点头。

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和其它自闭症的孩子不一样。

然后他看着雷狮很熟练地点开Al系统后走到了阳台上去看外面的街道。

正是夏天,阳光灿烂。阳台上摆了一些观赏用的大叶植物,在阳光下流动着碧绿的光点。结果接下来,雷狮“咣当”一脚把花盆踢倒,瓷质的花盆在地板上开了花。

雷狮还真是不一样,比起其它孩子,真是恶劣极了。安迷修突然很庆兴他是个自闭症的孩子,至少他长大后不会走上歪路,和法律斗争。

“为什么要把他踢倒呢?这是不对的。”安迷修尽力表现出一副温柔的样子来面对这个恶劣的孩子。

雷狮没有说话,看了看安迷修,又趴到了窗台上看着远处的彩色建筑和脚下来往的人群。

必竟是周末,不远处游乐场的过山车和摩天轮一刻也没闲着。

有那么一瞬间,安迷修甚至不相信这是个自闭症的孩子,他可能只是不爱和别人说话而已。

雷狮的眼睛很漂亮,紫色的,撒满了星辰。

在趁着雷狮吹风的时候,安迷修从Al那里基础了解了自闭症。

他们是来自星星的孩子。

大多数星星的孩子不会说话,而且不会随便毁坏东西。

而这无疑表明了雷狮是异类里的异类。

他是会说话的,虽然是说给自己听的。

而这时,大门开了。

【4】

AI会通过房子主人的意向决定行为,那么进来的这位只能是熟人了。

“您好。”是个孩子,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但是和十岁的孩子又不一样。“我是卡米尔。”

“你好卡米尔,我是安迷修。”

刚说完,卡米尔就哭了起来。

“求求您帮帮哥哥吧,他一个人真的很痛苦!”他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说完了这句话。

安迷修意识到卡米尔要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了许多,因为当他们走进阳台时,卡米尔毫无哭过的样子,十分冷静地从小背包里掏出一本书,放在地上。

《The Little Prince》

卡米尔也不是特别开朗外向的孩子,他喜欢看书,看完了再把故事讲给雷狮听。

卡米尔是雷狮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

“哥哥,今天的故事是《小王子》。”

雷狮连头都没有回,但安迷修知道他在听,因为眼睛始终看向同一个方向。

“小王子很喜欢看夕阳,只要他走几步就能再看一次。”

“小王子有一朵玫瑰花,玫瑰花说自己是唯一的。”

“有一个星球上的人的工作只是不停地开灯,关灯,开灯,关灯。”

“小王子在地球上看到了很多玫瑰,觉得玫瑰花骗了他。”

“后来小王子遇到了一只狐狸,那只狐狸让小王子明白:他的玫瑰花是独一无二的。”

安迷修看过这本书,故事讲的是一个外星的孩子的故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夕阳挣扎着向上,而重力强迫它坠落下去。

“哥哥,故事讲完了。”

【5】

安迷修也顺道和卡米尔离开。

直到现在,他通过与卡米尔的谈话,这才对雷狮的喜好有个初步的了解。

喜欢的事:一个人看窗外和星星

喜欢的人:不知道

喜欢的书:《小王子》

喜欢的食物:不知道

讨厌的事:和别人说话

卡米尔也表示对雷狮的了解也只有这些了。

安迷修突然想回头看看雷狮是不是还在阳台上,结果是:是。

【6】

安迷修回到家后,妹妹安莉洁还在写作业。

“哥哥,你回来啦!”

“嗯。”

为了报答院长把自己抚养成人,他从四院领了一个小女孩作为自己的妹妹带在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的心突然疼了一下。

卡米尔无论呼唤自己的哥哥多少次,都不会得到任何回应,甚至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今晚想吃什么?”

“烤鱼!”

安迷修私心多烤了两条鱼,偷偷放进塑料袋里。

“不知道雷狮喜不喜欢吃鱼。”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AI又响了,是安莉洁在和她的同学聊天。

“小柠檬,你说有些人从来不说话是为什么啊?”

“应该是不想说?我也不知道的,凯莉。”

“就我家楼上的那个人,他从来不说话!”凯莉有些气愤,“我妈还要我和我哥对他好点儿,可是他从来不看我们一眼!”

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这描述让他想起了那个孩子。

“是不是有什么病?或者是他不想和你们玩?”

“不知道,但是后来Al就不让进了。”

“那……真是奇怪极了。”

“对了,我还看见你哥……”

全息图像突然消失了,安迷修站在一旁端着烤鱼微笑着说:“吃饭了,莉洁。”

安莉洁和凯莉每天都在聊天,闺密的感情不是一般的好。虽然也会吵架,甚至还闹过绝交,但是不过一天两人就熬不住了。

今天的话题让安迷修有些不安,于是他第一次打断了她们的通话。

“哥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是祈使句,不带有任何疑问的语气。

“哥哥怎么会瞒着你……”

“不对。哥哥你心虚了,因为你在撒谎。”

果然逃不过自家妹妹的法眼。

安莉洁也才只有十岁,却能轻易地看透人心。

只是安迷修不能告诉安莉洁,他今天认识的那个孩子和正常的他们是不同的。

这个年纪的孩子需要正确的引导,应该灌输进诸如“人人平等”或“关心他人”的思想。

还好安莉洁的性格并不像雷狮那么“恶劣”,他的话都能听进去。

“哥哥,凯莉说明天出去玩,我可以出去吗?”

“可以呀,要注意安全。”

【7】

安迷修怎么都不会想到安莉洁她们去了哪里玩。

“喂!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你爸妈呢?他们是不是也觉得你太奇怪了,不想要你了呀?”

安迷修几乎是不暇思索地把正在骂骂咧咧的凯莉拉到一边,却看到鬼狐天冲也在一旁站着。

“安哥……我们……”

“鬼狐天冲,管好你妹!”

“我管不住她……”

“那是你妹,你必须管!”

“我也只比她大了两岁而已!”鬼狐天冲伸出两根手指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

安迷修说不过鬼狐天冲。

才12岁而已,这张嘴皮子不知道已经怼死了多少大人。他们的家长也都因为鬼狐天冲和凯莉太能惹事儿了多少次家长会被老师单独留下来聊天了。

把三个熊孩子撵去游乐场后,安迷修又要开始对付这个最大的麻烦——雷狮。

异类。

这个词在每个人的心里有不同的定义。而字典也无法总结出最好的答案。

“雷狮,他们还小不懂事,别怪他们。”话刚说出口,安迷修就发觉自己说错了。

明明雷狮也只是个孩子,比鬼狐天冲也只大了一岁。

AI又开始说话了:“安莉洁申请与您联通!”

安迷修就这样确认了。

“哥哥,把那个不说话的哥哥叫出来一起玩怎么样?跳楼机要六个人一排的。”

背景音是欢快的音乐声和鬼狐天冲被凯莉生拖上跳楼机时撕心裂肺的哀嚎。

这种事情安迷修是无法作主的,“雷狮,要去吗?”

这是雷狮第一次对安迷修的问题做出回应,虽然仅仅只是点了点头。

“可以。”

话音刚落,安莉洁就向她的朋友传达了信息:“人齐啦!”

“哥哥一会儿见呀!”安莉洁挥挥手,关闭了AI通讯。

【8】

不知道为什么,雷狮似乎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因为他过于独立,不希望别人过多地管策着他。

“还少一个人!”凯莉用小红皮鞋不满地踩了踩地面。

“但是五个人可以玩那个矮一点的。”安莉洁摇了摇头对凯莉的不满做出了评价。

鬼狐天冲表示极力赞成安莉洁的话,因为他不喜欢这种会今头发走型的游戏。

凯莉有些失望地说:“那就这样吧。”

“欧耶——”鬼狐天冲十分高兴。

“哥你那么高兴的话那我打电话给金了!”

“不不不,我不高兴!”

“那我也打!”然后凯莉就和金开始了愉快地交流。

“真的吗凯莉?我可以和格瑞一起吗?还有紫堂也可以吗?”

“那当然,本小姐可是说话算话的!”

“那我不玩了,你们玩吧!”鬼狐天冲摇摇头,正好多了几个人,他终于可以摆脱可怕的妹妹了。

“莱娜,有时间出来吗?我们去摩天轮玩!”

“好啊!”

接着凯莉看到了自家老哥的头上冒着恶心的粉红泡泡。

现在的孩子这么成熟吗?才这么大就谈恋爱了?!

一大群熊孩子叽叽喳喳的。

异类。

这个词再次出现在安迷修脑海中。

不被社会接受的特殊人群。

雷狮只是一个人看着他们,不说话,也不靠近。

在人群里也有安静的存在,例如格瑞,例如卡米尔。

“去找卡米尔怎么样?”

安迷修认为安静和安静应该在一起玩。

结果雷狮摇摇头。

然后他听到他第一次说话:

“他会担心。”

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冷淡的话语。

“雷狮也是个好哥哥的,知道关心弟弟。”安迷修揉揉雷狮柔软的头发,“你不是自闭症的孩子,对吗?”

雷狮没有回应他,只是找了个观光椅坐着。

“……”

安迷修沉默地看着雷狮望着天空自言自语:

“小王子有一颗星球,有一朵玫瑰花,有看不完的夕阳……”

“……”

安迷修发觉到,雷狮可能是向往做一个星星的孩子。

他可以去很多地方。

“请问,我亲爱的小王子,您愿意和我一起去征服星辰大海吗?”

雷狮好像没听见。

【9】

比起残酷的社会,安迷修更希望所有孩子活在童话里。

虽然那不真实,却也十分美好。

雷狮活在卡米尔口中单纯的童活故事《The Little Prince》中,而大多数人活在物欲横流的现实般的故事《Le Comte De Monte-Cristo》中。

“雷狮,你想玩什么?”

摇头。

在路上,安迷修猛然想起烤鱼的事情。算了,留着晚上吃了吧。

【10】

安迷修日常向老医生和院长汇报工作。

通过交流他得知:

雷狮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他的父母迫切希望他能恢复的原因是为了长大后继承家业。但他们最后把手一甩,把雷狮甩给了医生和安迷修,还拜托邻居和亲戚好好照顾他。原因是他还有两个哥。而卡米尔只是表弟而已。

果然,雷狮和别的孩子太不一样的。

“对了,医生。请问《小王子》对雷狮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这我不清楚,不过那孩子常念叨它。”

“今天我领他去游乐场,他……说话了。”

“真好啊孩子,你加油。必竟你这才第二天,挺成功的。”

与医生结束通话时,安莉洁早已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雷狮在干什么呢?

看星星?看月亮?看灯火?还是在睡觉?

“晚安,我的小王子。”

希望你的明天也是一片阳光。

【11】

时光安静地流淌,雷狮自闭症的康复过程也走到了后期。

安迷修和雷狮认识了已经一整年了。

现在又是一个夏天,天气炎热,两个人在排椅上舔着快化了的雪糕。

一个雪糕“啪叽”一声掉在地上。

然后是焦急的说话声、救护车声、脚步声……

安迷修看着“手术中”的灯,亮。

卡米尔也在。只是这次他没有再装做镇静的样子。

灯灭了。

人被推了出来。

一纸病危通知书也跟着飘了出来。

“在没有合适的心源的前提下,患者只能再坚持五到六个月了。”

安迷修现在是雷狮的监护人。接过通知书的那一刻,仿佛世界都停止了。

明明……

他已经那么努力地想要生活下去了;明明吃了那么多苦,却还是要面对这一切吗?

“由于五岁前一直没动手术,耽误了治疗,现在除了换一颗心已经别无选择了。要么……唉。”

用颤抖的手签下三个字,眼泪砸在纸面上,浸出一圈水痕。

“怎么会这样……”卡米尔一个人顺着墙蹲下去,把头深深地埋进自己怀里。

“……卡米尔,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问题。”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把眼泪抹净。

“卡米尔,回去休息吧。”安迷修拍拍卡米尔的肩膀,“不要太伤心。”

“安哥,你也是。”

如果哥哥知道了自己不开心的话,他也许会担心吧……

“别表现出一副要死了的样子,别让他知道自己的情况。”

【12】

重症监护里的器械发出“滴滴”的声音,在沉静的黑暗中宣读着生命的印迹。

“滴”

明明是那么努力地想要活下去……

“滴”

明明已经付出了那么多……

“滴”

明明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人和事物值得留恋……

“滴”

明明小王子还没有找到回家的路……

“滴————”

“医生!!!!”

深夜。

安迷修独自蹲坐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无声地流着泪。

剩下的日子,他的小王子将在这间冰冷的房子里度过,依靠着药水和氧气维持着生命最后的火种。

“拜托了,救救他!”当主治医生过来时,安迷修丝毫顾不上自己的形象,给医生“咣”一声跪下了。

一年前,卡米尔哭着求他帮忙的样子出现在眼前。

“请问,我亲爱的小王子,您愿意和我一起去征服星辰大海吗?”

那天雷狮没有答复。

以后也不会有了。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医生把他扶起来,向他鞠了一躬。

主治医生十分清楚,现在在哭的这位和那位病床上的孩子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这份责任真是让人感动。

“请救救他,他一个人坚持到今天真得很不容易!”

医生们经常看到绝症家属们这样,但生命本身就是那么脆弱。

【13】

一个周后,雷狮的情况稳定下来,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

但他并没有立刻睁开双眼看这个世界。

床头摆了一个小花瓶,每天都会换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我的小王子,征程还有那么那么长,”安迷修每天都会在旁边念叨着这句话,“还有那么多的地方还没有去呢。不可以中途停下哦。”

“安……”

一天傍晚,当安迷修决定离开时,他从空气中捕捉到了一声微弱的呼唤。

“安……迷修,天……黑了?”

等……等等,天黑了?

安迷修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雷狮,天没黑啊……”心猛然收紧,感到一丝不安。

“可是……我看不到你啊……”紫色的大眼睛无神地四处张望着,曾经落满的星辰现在全都无影无踪。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命运这么会捉弄人吗?!你TMD还想怎么折磨这个孩子?!!!!

“雷狮,闭上眼睛,数一千个数再睁开就好了。”

“哦……”然后雷狮开始数数。

“1、2、3、4、5、6、7、8、9、10……”

“不要数了。”声音是陌生的,“把眼睛睁开,孩子。”

“可是……”

“雷狮,睁眼吧……”这个声音属于安迷修。

【14】

星辰看不到了。

裸露在外可见的是宇宙的真实面目——残酷冰冷的黑夜。

这几天安迷修彻夜未眠,还好这是暑假。不过把妹妹扔到四院去自己留在医院这事情真是讽刺极了。

同时,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还学会了喝酒。

不过总是半杯倒,倒了就开始哭,哭醒了再继续喝。

如果雷狮能看到,他一定会笑自己是个傻×。

可是……

“早安,我的小王子。今天是晴天,我们可以出去走走。”

“今天卡米尔来了,”安迷修微笑着把雷狮从床上扶起来,“去找他玩吧?”

事情又再次回到原点。

雷狮再次把自己的心关在笼子里上了锁,只能徒劳地遥望着一切。

【15】

秋天也快结束了,冬天很快就要来了。

“雷狮,今天的菊花很好看呢!”安迷修下课后匆匆赶到医院把雷狮领出来散步。

大概是知道自己的生命快要像这些花儿一样,只要北风一吹就会凋零吧?

“对了,卡米尔昨天来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安迷修今天看起来很高兴,“找到合适的心了,而且对方愿意捐献眼角膜呢!”

雷狮只是点点头。

“我们再去看看那边的,是红色的呢!”

AI突然出现了,是四院院长的通话请求:

“小安啊,赵医生他……走了……”

安迷修还没听懂,而雷狮却突然摔倒了。

“爷爷……”

“啊,小雷狮在这儿啊!”院长给了自己一巴掌,“老赵走的时候还说别让这孩子知道!我这个老糊涂!”

“行了小安,别看花了,快回去安慰安慰孩子!”

“小雷狮乖,你长多大都是爷爷的好孩子。”回忆中慈祥的老人总是这样对他说。

但是他再也听不到了。

“爷爷……”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看到雷狮哭。

“雷狮……”

“别碰我!!!”

安迷修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坐到他身边,不断地拍打着他的背。

“天黑了,小王子该回家了。”

“不要!!!”

安迷修没有任何办法。

直到天真的黑了,雷狮哭到没劲儿时安迷修才重新把他背回病床上。

【16】

没几天,雷狮又进了手术室。

卡米尔在门外焦急地等着,安迷修的Al总是显示情况异常。

好不容易联通了。

“安哥,哥他又进手术室了!”

“对不起卡米尔,我在上课过不去。”安迷修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遗憾,“卡米尔,我这几天都会比较忙,我们技术组有个作业。雷狮就麻烦你了。”

于是,雷狮的花瓶里的玫瑰花很长时间没换了。

“安迷修呢?”雷狮从手术室推出来的当晚,发现是卡米尔在身边。

卡米尔只好将安迷修的原话复述给雷狮听。

雷狮听了也没多大反应。

卡米尔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雷狮说:“对了,哥。你知道找到匹配心源的事儿吗?”

雷狮点点头,表明他知道了。

他不会忘记的。那一天,他知道他失去了他的爷爷。是那种永远不会回来的失去。

“卡米尔,安迷修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卡米尔摇摇头,又继续说下去,“以后每天会有不同的人来看你。”

“哦?”

“安哥说的,为了帮你找不同的朋友。”

“谁啊?”

“好像是游乐场的一大群?”卡米尔挠挠头,表明他不知道这件事,然而画风一转,“赵医生不是不让你去……”

“我没玩。”雷狮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一定是因为提到了已逝的赵医生,“你走吧,天应该是黑了。”

“……”

卡米尔只好默默地关上门,走出了病房。

“格瑞,明天你和金来吧。别提些没用的。”

“好。”

【17】

“早上好,狮哥!”金把门打开后,把水瓶里的枯花扔掉,换上了水,插上了新的玫瑰花。

其实除了安迷修和卡米尔外,谁也想不到为什么给病人只送一朵玫瑰花,还要讲故事。

“狮哥,今天的故事是《小王子》!”

“小柠檬说他明天来你呢!”

出门后,金都快蔫了。

“格瑞,卡米尔和安哥太坚强了!狮哥一下午没和我说一句话!”

“早安,雷狮哥哥。”安莉洁和金一样,带了玫瑰花,以安迷修的名义。

“今天市区有菊展呢,不知道有没有撤走呢!雷狮哥哥我们去看花吧?”

“不想看。”雷狮摇摇头。

他这辈子不会再想看见菊花了。

据下一个来的鬼狐天冲说,安莉洁因为雷狮和她说了三个字向金和格瑞炫耀了一整天。

雷狮对此也只是笑笑。

谁知鬼狐天冲就以这个为理由在班里揽了一堆小弟。

莱娜也来了。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插了花。

然后是当初领头欺负雷狮的凯莉。刚进门就被雷狮糊了一脸的枕头。

“你是病人,本小姐才不和你一般计较!”

接着是一个头盖到脚的被子。

凯莉都被气到说不出话了,“你……”

然后她看到雷狮把床垫扒了出来。

“好,我走!”然后凯莉潇洒地干完了所有人都做过的事后把门用力关上。

最后来的紫堂幻说:“凯莉因为这个被鬼狐天冲欺负了一整天。”

哪知道雷狮很高兴,对他说:

“你很成功。呵呵。”

听说紫堂幻再也不那么自卑了。

“安迷修,你终于想起来来看我了?”

“对不起,我的小王子。”安迷修宠溺地拍了拍雷狮的脸,“我最近在搞一个研究,很忙,所以请了一些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们来陪你玩。怎么样?高兴吗?”

雷狮从床上爬起来,摸索着找到了厕所。“还行吧……挺烦的。”

“下个月,移植手术。知道吗?”

“不知道。”在一阵冲水声过后,雷狮摸索着爬回被窝里。“你都不亲自来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

安迷修很清楚雷狮是在怪自己这么多天不来,但他真的抽不出更多的时间来陪任何人了。

“你的AI是坏了吗?”空洞的眼眸没有任何光彩。可恶的心脏病带着角膜一起发生了病变。最重要的心,和最好看的星辰大海。

“嗯,决定有时间去修复一下系统。”

“那就好。”雷狮把眼睛闭上,“但是做不做手术都无所谓了,顶多就是睁眼闭眼一个色。”话说得是那么无所谓,但是谁都知道他是最向往着生活的。

在生命这场旅程里,开始时只有自己。很快,家人们也踏进了生活;后来,认识了更多的人;渐渐的,他们开始告别、离去;到最后,旅程又只剩下了自己。

因为目的地都是【终结】,所以每个人都算是【殊途同归】吧。

每个生命都是这样的,不存在【异类】的说法。他人经历的一些事,我们迟早也要承受。比如说:诞生、死亡。

“告诉你个好消息吧,我亲爱的小王子?”

“嗯?”

“我从今天开始,每天都会来看你的。”

“真的?”

“真的,我不会骗你的,我的小王子。”安迷修拿起雷狮纤细的手放在嘴上吻了一下,吓得雷狮马上把手抽了回来。“你从哪儿学到的东西?这么恶心!”

安迷修哑然失笑,“前提是小王子要配合手术和术后治疗。不然我们的小王子怎么去征服星辰大海呢?”

“嗯……”雷狮思考了一下,用小指勾住安迷修的小指说,“一言为定,不许反悔!”

“好,一言为定,不许反悔。”

两个人在一个温暖的黄昏互相留下了约定。

约定的题目叫:陪伴。

【18】

今年的冬天是雷狮度过的最快乐的一个冬天,虽然很冷,几乎每天都在下雪。

但是安迷修和一群朋友们每天都会来。

“狮哥加油!”

“大哥加油!”

“加油!”

“要加油完成手术!”

“手术完了我们去拆房子,去游乐场怎么样?”

“要坚强!”

他的朋友在他进手术室前叽叽喳喳的,总的就是让他加油了。

对了,还有安迷修。

“加油,我亲爱的小王子。”

有这句就够了。

麻醉药一点点注入身体,睡意袭来。

雷狮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的主角是一个小王子。

有一朵玫瑰花闯入了小王子的星球,告诉他,它是独一无二的、最珍贵的玫瑰花。

后来,小王子见到了更多的玫瑰花,但他知道,他的那朵是最珍贵的。

最终,小王子回到了他的星球,他的玫瑰花依然在那儿,等着他回来。

“手术中”的灯熄灭了。

走廊里只剩下一个人。

“早安,我的小王子。”雷狮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的早晨,外面飘着雪,屋里却是那么温暖。

“早安,安迷修。”雷狮的眼睛被缠上了纱布,胸口处的一道疤痕标志着它的主人曾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着。

“今天没有玫瑰花了,雪太大,花店没开门呢。”安迷修搓搓自己的头发,拿起雷狮的手,放在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我亲爱的小王子,我们去看雪花怎么样?”

在雪下,雷狮虽然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是冷风不断地侵犯着,而紧握着自己的那只手,是那样的温暖。

“雷狮,吃本小姐一雪球!”一个雪球横空劈来,却被安迷修一手挡下。

“凯莉,雷狮他刚恢复了一点,别扔雪球。”

凯莉吐了吐舌头,跳到一边,“我们可是来看病号的!”

“等他能拆纱布了再玩吧。”安迷修把一群十几岁的熊孩子们撵回各自家里后,领着雷狮去了游乐场。

只有摩天轮在缓缓地转动着,雪才不是问题。

“在晚上的时候摩天轮也会开着,升到顶时能看到半个城市的灯火和一整片星空。那里一定有一颗星星上开着一朵玫瑰花。”

“那我能看见时我们还会来吗?”

“当然啦,我亲爱的小王子。”

【19】

终于到了拆纱布的那个清晨。

和手术那天一样,所有人都在。

“好了,睁眼。”

再次睁开眼睛时,世界已不再是单一的黑。

他看到了凯莉撅着嘴,安莉洁的不露齿微笑,金的傻笑,鬼狐天冲和莱娜的标准八颗牙的职业笑,卡米尔慌张的抹眼泪。

还有……

“安迷修……”

“安哥他等晚点过来,说是工作上出了点问题。”

“哦。”

“这是他给你的,玫瑰花。”

金在病房里蹦蹦跳跳的,格瑞在一旁看着,把花插进了花瓶里。而所有人像是得到了什么通知,不约而同地向雷狮告别。

当所有人走出去后,一幕全息在雷狮面前展开。上面的那个人,和自己穿着一样的蓝白条病号服,坐在病床上。

“很高兴你完全康复了,我亲爱的小王子。”

“你可能在吃惊,为什么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事实上,当你能看见我时,我已经不在了。录下这段时,你刚进手术室。这时的我,只能看见黑色了。”

“我猜你可能在哭,但是……”

“我必须帮助我的小王子去征服星辰大海,他的未来绝不可能只有六个月。”

“而接下来的征程,需要小王子一个人去进行了。”

安迷修把手放在胸口的左侧。

“它还在跳动着,不过很快,他将会离开这里,去救一个孩子。”

“十分抱歉,我的小王子,让你知道了这一切。但是小王子总是要知道的,因为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

“至于手术后的那个‘我’,一个机器人,加上AI,再加上仿制的人皮手套和恒温器。”

“‘我’是没有心的,但我亲爱的小王子是有心的。”

“对了,我还没告诉小王子他现在的样子。”

“小王子现在14岁,1米78了,比我矮那么一点点而已。他有一双会落满星辰的眼睛,紫色的。他的头发是墨蓝色的,像是寂静的夜晚一样。他很漂亮,对吗?”

“还有啊,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有很多的朋友,接下来的路需要你们一起走。小王子的脾气可能会很臭,但朋友们都不会因此而疏远他,因为他现在和所有的孩子一样。”

“说了这么多,我也该走了。”

“不要哭,不要害怕。我一直都在。”

安迷修在闪动的画面上向雷狮招了招手。

“浑蛋安迷修……”

雷狮将手放在胸口的左侧,感受到了。

那搏动的生命和熟悉的温度。

来自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玫瑰花。

“早安,安迷修。今天,我们看烟花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将替他的花看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花。

【20】

某一年清明节。

“早安,爷爷、安迷修。我是雷狮。”一个青年坐在两座石碑前说着路人们所不理解的话。

“爷爷,我现在可能比你高了一个头。还有安迷修,我现在比你高了7厘米。”

“安迷修,我听卡米尔说,你不会喝酒?”说着,他撬开了一瓶啤酒,倒在其中一个石碑上。

“真是个傻×,连啤酒都喝不了。”他笑着说,泪水划过棱角分明的脸滴在地上,“但是我没喝过,不知道。”

“我把它们保护得很好,该跳的跳得很带劲儿,用来看的看得也很清楚。”

“我去了摩天轮上,的确像你说的那样,还挺好看的。”

“我去看了一次花展,花不错。但我还是觉得玫瑰花最好看了。”

“小王子又要走啦,他要去征服星辰大海啦!下次再过来,又要隔365天啦。”

青年把一直揣在怀里的一朵玫瑰花,放在了那个石碑前。

“安迷修,玫瑰花很适合你。”

【安雷】造梦者

『0』

我是一个梦境编程师,俗称——造梦者。

我每天都会遇到一些麻烦,来自我的客人。

『1』

掏出钥匙,听着开锁时机关移动的声响。然后,门外的世界映入眼帘。

门前有着悦耳鸟鸣的法桐背后,是使小木屋格格不入的巨大水泥钢筋组成的新兴城市。

我现在站在造梦木屋的门口,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城市。

造梦者是一个神奇的职业,当一个人成为真正的造梦者时,他会忘记过去所有的记忆,唯一留下的就是这间古老的木屋和一手梦境编程的技术。

墙上贴的是古老的造梦规则,其中一条用有些褪色的红线标了出来:

不可以有过去的记忆,否则将失去现有的一切。

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直到有人推门而入,站在门前,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安迷修?”

他张张嘴,发出三个陌生的音节。

“你好,有事吗?”

潜意识告诉我他可能是与我的记忆有关的人,而我能选择的只剩下了逃避,尽管我对于眼前的人和过去的事充满了好奇。

他走过来,6步把我10步的距离走完。

“你真的不记得我吗?”他把脸靠近我,我盯着他深邃如夜空的紫色眼睛看了一会儿,确认空白的大脑里决对没有对这个人的记忆后我选择了摇头。

“你……现在成为造梦者了,是吧……”

他的表情有些细微的变化,但我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我回复他说:“是的,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没有想到他会说:

“我需要你帮我造一个梦”。

『2』

我以为每个带着造梦者记忆的人都会不择手段地去恢复他们对自己的记忆。

但很显然,我错了。

他躺在体感床上,我开始对他进行深度催眠。但我感到他似乎对于造梦的程序并不陌生,也许与过去的我有关。

他的浅意识会为这次造梦建立走向基础,但作为实行编程的造梦者,我可以趁机读取他的意识和梦,包括他的记忆。

我打开了房间角落的机械,将一支导管按入他的后颈。我感到他的手有些颤抖,或许这不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梦。

『3』

我太天真了。

当我读取了他的潜意识,开始对梦境进行走向编程时,我才明白,最初的我是对的。

所有记忆携带者都会不择手段地去使你回忆,最终落得一无所有的境地。

当在他的浅意识中看到我自己时,我感到头很痛,好像要炸裂一样。

“放心……你不会死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睁开了眼睛,额头上的汗水顺着棱角分明的脸流下来,黑色的刘海被汗水打湿粘在脸上。

他抓住我的手,又吐出几个陌生的音节……但我什么也没有听到,我只能看到他的身体宛如碎掉的瓷器一样,然后一点点地消散。

或许这就是失去一切,代价是一条生命和自己的记忆。

我拾起体感床上的硅胶导管,把它按进自己的后颈。

一阵疼痛后,我感到自己失去了意识。

“我叫安迷修,安心的安,迷幻的迷,修养的修。。”

“我叫雷狮,雷神的雷,狮王的狮。”

……

后来我醒了,颈后还是插着导管,靠在体感床上。

一个少年的身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但我明白他已经死去了。

“雷狮……”

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再次放弃记忆,成为了一名造梦者。

『0』

我是一个梦境编程师,俗称——造梦者。

我每天都会遇到一些麻烦,来自我的客人。

比如今天这个紫瞳黑发的高佻少年。

『后记』

实际上成为造梦者就是一个对过去和未来的一次归零,所以无论多少次轮回,过去是必须面对的事,发生就不可能改变,就像数字“1”,它就在那里;而未来却如同“示零实验”,无数次尝试的结果都只能为“0”。而“0”和“1”又是一个神奇的序列,在无数次排列中,最终得到的结果就是一次神奇的梦境编程。

蓝色临界点

不得不说啊,我还是过来逛了。
梓葵啊,半年快乐,这就当贺文了吧。@梓葵
可能有点儿迟,我也是考虑了很久是否要出现呢。

*私设+极度ooc,勿上升至三次
*依然是我热爱的科幻


1.初次见面时的你不是蓝色的

蓝胖子并不是人类。
他是一条蜇伏在海底以下几万米处的人鱼,有着蓝色的尾巴,蓝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但在黑夜里没人能分辨出那是什么颜色。他在泛着白色泡沫的水面上漫不经心地搅着浪花,看着不远处玻璃海岸上黑压压的人群涌动着,他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情绪。
人类很快就会因为他们的自私和贪婪而受到自然的惩戒。但他并不特别希望这一切的早日到来。
人鱼有着优秀的夜视能力,他们能分辨出夜色下漆黑的人和物与夜空的界限。他的目光被岸上的青年吸引,他与整个夜空混合在一起,带着像是远方夜空中星星的气味。是他喜欢的味道。
蓝胖子相信青年看见了自己,因为祖先说过:你在毁灭世界时,世界也在毁灭你。他将其理解为:我在看你时,你也在看我。虽然放在这种场合分析成这样很对不住祖先,可蓝胖子还是很嚣张地拍着浪,向不远处坐着的人一类露出了獠牙。
蓝胖子猜对了。
青年看见了他。


2.最残忍的东西并不是时间

Alex清楚地看到一种美丽物种正呲着可笑的尖牙在海面上搔首弄姿。他知道那是海洋的原住民,那是一条人鱼。
他在风吹过时习惯性地伸手把兜帽向下拽了拽,蹭乱了一头黑发。
白色的泡沫浮在涌动的浪上,映在Alex的眸子里,像是揉碎了的星光。可惜的是今天晚上没有星星。
也许以后也不会有星星,至少不会再是地球上的星星。他在明天一早就要离开母星,去往火星的星系转移基地。
那条人鱼一点也不安分。Alex有些烦躁。眼前的人鱼似乎不像是长辈们口中的那样,安静、胆小、优雅。
真皮。他心想。但以后他不仅不会见到这么皮的人鱼了,而且他连正常的人鱼也不会见到了。
身后的人群依然躁动着,他们也是明早转移舰上的一员。Alex站起身,向人鱼挥了挥手,然后转身没入了黑暗的人流中。


3.怀念真的比不上相见

蓝胖子看到了青年向自己挥手,他猜到了这就是人类告别的一种方式,因为下一秒青年就像隐身了一样融进了人堆里。
出于好奇,他潜入水底,游到了海岸的玻璃下方,追踪着青年的足迹,但他会不会跟错了人,他自己也不知道。
好在还有特别的星星气味。
黑色的影子在人群脚下游动着追逐着青年的脚步,他没想到青年的目的地竟是另一侧的海岸,有许多巨大的礁石。一部分玻璃就架在上面,海浪很喜欢亲吻它们,人类因此不得不常常检查修理这里。
青年又在岸边坐下了。
蓝胖子猜他在看自己,因为他刚刚用尾巴拍了拍他屁股下面的玻璃。
他看见青年翻了个白眼,于是也试着翻了个白眼,结果一头倒栽进了水里,溅起了一朵浪花,打湿了青年坐处前的一块玻璃。
果然这种动作不适合人鱼。蓝胖子想。


4.我不可能陪你去任何地方

Alex看了会儿刚翻进海里的人鱼,又把目光投向了远方,那里乌黑的一片间有一颗星星,那将是他真正的目的地,而不是这里的任何一处海岸。
他觉得自己对于人鱼的印象的确有必要更改一下,但似乎也没什么必要了。
绿莹莹的夜光尸水母从海底一只只浮出水面,在海面上连成一片,宣告着新的一天的开始。它们的出现一向很准时,在半小时后又会准时沉没。
他看着浮动的夜光水母,人鱼的鳞片因这微弱的光而闪亮着,像是星星的尘埃。
Alex在七个小时后将在第一宇宙速度下逃离地球表面,然后再以第二宇宙速度飞向火星。
因为科技,这段旅途注定不会过于漫长。
他还只有17岁,面对这之后十几年的星际迁移他也没什么畏惧,那之间他可以干许多事,例如,打打游戏。
人鱼终于不再看着他,而是背对着自己,看向那个突兀的金属框出来的巨大建筑。


5.那终究是我到不了的远方

飞船起落架建在海上可以有效减小对陆地的破坏,更重要的是不会产生污染。
蓝胖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明白人类建设这些东西的目的,但他不止一次看到一艘艘金属怪物从这东西一边喷着气一边飞向高空。
也许身后的青年也会坐着这些东西飞去星星上吧?那么族人们所希望的人类消失不就实现了吗?但是他为什么并没感觉到很快乐呢……
他回过头,愣愣地看着青年,不知道该做点儿什么好。
阻止他离开吗?自己好像没有那种可以替别人决定的权力。那看着他离开呢?自己好像也并不想他离开。
蓝胖子陷入了两难。
他最终还是决定祝福他,看着青年去他真正的目的地,去到他去不了的远方。
两个黑影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海的尽头,直到水母沉入水底,天色翻白,天与海间的界限明晰了起来。
是时候要真的告别了。


6.这是一片没有界限的蓝色

Alex这才看清了人鱼的颜色,干净的蓝色。
天空已经被光照亮,披上了它蓝色的外套,把光扔向海洋,染蓝了一整片海。
岸上的人群向起落架涌去,五彩斑斓的一片人。
他也起身跟上人群,向下拉了拉帽子。他没有任何行李,如果不算上背着的一整套电子设备。
他甚至很希望带上那条人鱼一起离开,但是《野生动物保护法之神兽篇》有明确规定人类不可以携带任何除人类外的高等生物离开地球,他们的生存适应力并不及人类,不能进行长途转移。
他没有打招呼。这在人鱼眼里近似于不辞而别。
Alex在转移舰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那个玻璃海岸。他看见海里一道蓝光闪过,然后蹿出了水面。
跃出海面的人鱼在空中用水珠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一些水被甩到了舷窗上。旅客们纷纷涌过来看这奇异的景观。
他们看到了人鱼在挥手。
Alex也抬起手,对着一片模糊不清、分不出界限的蓝挥了挥手。
那里一定有一条蓝色的人鱼吧……他想。


0.我在看你,你在看我

蓝胖子不知从何时起养成了看天数星星的习惯,这在他的家族里是个特例。
祖先的话还刻在万米深的海底,他相信这一切不会有错的。
这是个有星星的夜晚。
他就在玻璃海岸边浮着,用尾巴搅着浪上的泡沫,盯着天上的一片璀璨。
我在看你时,你也在看我。

【感谢您看到这里】

这里四非罪,
老朋友您还可以叫咱黎桑,
新朋友您混熟了可以叫四非/二四非/黎四非或者各种别的,只要您叫着开心就好。
已过气的佛系写手。
是个喜欢开坑不填而且说话直白难听的人。

目前正潜伏在各个同人圈子中观察人类,但常规停留点仅有凹凸世界的安雷。
目前只有一个产粮企划,还是老本行的安雷。

是一个很固执而且偏激的原创/同人创作者,科幻发烧友,摄影爱好者。
同时有着严重的妄想症,常常在上课时妄想用各种方式杀死讲台上正在呱呱讲题的老师们。

最擅长的事是:
坚守着永远不可能存在的cp,
杜撰着永远不可能产生的糖,
编织着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
蔑视着永远不可能打破的规则
幻想着永远不可能触及的远方。

最后还是感谢您看到这里。
这里黎桑,我一直都在。